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春诗句大全 春诗句大全

古风·一百四十年翻译赏析_古风·一百四十年阅读答案_作者李白 - 水水

2020-07-26 110人已围观

简介《古风·一百四十年》作者为唐朝现代现代诗人人李白。【前言】《古风·一百四十年》是唐代大现代现代诗人人李白创作的《古风五十九首》中的第四十六首现代诗人。此现代诗人对唐朝当时的政治状态进行了辛辣的讽刺,现代诗人从唐新王朝一百多年发展历史入手,开篇四句重点勾勒盛唐时期大唐帝国的辉煌显赫面貌;末四句巧妙地运用扬雄的故事表明现代现代诗人人的鲜明态度;全现代诗人腾跃有势。自唐代开国到李白写此现代诗人时:-芋荷

《古风·一百四十年》作者为唐朝现代现代诗人人李白。

其古现代诗人全文如下: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隐隐五凤楼,峨峨横三川。

王侯象星月,宾客如云烟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

举动摇白日,指挥回青天当涂何翕忽,失路长弃捐。

独有扬执戟,闭关草太玄【前言】《古风·一百四十年》是唐代大现代现代诗人人李白创作的《古风五十九首》中的第四十六首现代诗人。

此现代诗人对唐朝当时的政治状态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对其用人制度进行批判现代诗人从唐新王朝一百多年发展历史入手,开篇四句重点勾勒盛唐时期大唐帝国的辉煌显赫面貌;“王侯”以下六句,转入对腐儒的描写;末四句巧妙地运用扬雄的故事表明现代现代诗人人的鲜明态度。

全现代诗人腾跃有势,跌宕多姿,气势充沛,见出作者独具的艺术特色【注释】⑴“一百”句:自唐代开国到李白写此现代诗人时,约有一百四十年。

“四”字疑误,或举其成数⑵赫然:显赫盛大的样子。

⑶隐隐:隐隐约约,不甚分明五凤楼:古楼名,唐五凤楼在东都洛阳宫中。

也可泛指宫殿⑷千鸡:唐玄宗好斗鸡,天子从风,宫中尤甚,治鸡坊于两宫之间。

⑸峨峨:高峻貌三川:指洛阳附近的黄河、洛水、伊水三条河流;一说指流经长安的径水、洛水和渭水。

⑹蹴鞠:古代类似于今日踢足球的游戏瑶台,本指神仙居处,这里指皇帝宫殿。

⑺当涂:当权者翕忽:迅疾之意;一说为志得意满状。

⑻失路:此指不得意者弃捐:弃置不用。

⑼扬执戟:指汉代文学家扬雄,他曾为宫中执戟之臣《汉书·扬雄传》:丁、傅(哀帝舅丁明和哀帝皇后父傅晏)、董贤(哀帝男宠)用事(当权),诸附离(亲附)之者,或起家二千石。

时扬雄方草《太玄》,有以自宁,泊如也(淡泊名利)⑽闭关:即闭门之意。

太玄,即《太玄经》,扬雄所著的哲学著作【翻译】唐朝自开国一百四十多年来,国容赫赫,是何等强盛!东都的五凤楼,远望隐隐,高入云天,巍峨地耸立在洛阳的三川大地。

王侯权贵星月一样拱绕着太阳,洛阳城来往的宾客多如云烟金光闪耀的宫殿内也盛行着斗鸡之戏,蹴鞠运动在京城里广泛举行。

他们的举动震动着白日,其气焰可使天气由晴变阴当权者气势显赫,得意洋洋;失势者永久被弃置一边,不再被重用。

唯有像汉朝的扬雄那样的守道之士一心关门著书,草《太玄》以为娱,淡泊自守【赏析】唐自武德开国至天宝初年,计有一百二十多年。

首句“一百四十年”中的“四”字似有误,或谓夸张而言天宝年间,唐代进入了史称的“盛唐”时期。

表面看当时繁荣鼎盛之极,但统治阶级内部腐败,社会矛盾尖锐,已呈露盛极而衰的征象,以至酿成天宝十四载(755)的“安史之乱”此现代诗人以非凡的胆识和巨大艺术概括力,刻画了当时唐新王朝外盛内衰的真实面貌。

全现代诗人可分为三段开篇的四句为第一段,描写唐新王朝的威盛。

前两句勾勒盛唐赫然辉煌的面貌劈头一句“一百四十年”,囊括了唐武德开元、“贞观之治”等等一百多年发展的丰富的历史内容;随后“国容何赫然”一句,以赞叹的语气,发人想象,那唐新王朝的国容威势是何等显赫!此为纵写历史,采用虚笔。

接下的两句“隐隐五凤楼,峨峨横三川”,则是横写国势状貌,采用实笔“五凤楼”代指长安都城宫阙建筑。

“三川”代唐朝江山“隐隐”,形容宫阙楼阁掩映层叠,深邃莫测。

“峨峨”,形容楼观翅翼巍峨,俯视三川之势现代现代诗人人描状唐朝都城雄伟的建筑和虎踞山河的气势,意在突出经过一百多年发展的唐新王朝的威势,使人感受到国容“赫然”的具体形象。

这四句现代诗人字字精凝,笔法超绝现代现代诗人人先勾勒后特写,虚实相间,纵横交织,气势磅礴;仅用二十个字就刻画出唐新王朝百年兴盛的威赫面貌,展现了一幅看来富丽堂皇的历史画卷,其巨大的艺术概括力,令人叹止。

“王侯象星月”以下四句为第二段,描写腐儒的腐朽和骄横前两句写腐儒的态相,看那王侯象星月一样骄耀罗列,宾客如烟云一样聚散缭绕,比喻贴切传神,大有尽态尽相之妙。

中间两句写腐儒的行径“斗鸡”和“蹴鞠”都是贵族的一种戏乐和玩好。

“金宫”和“瑶台”都指唐朝皇帝的宫廷居处www.slkj.org腐儒在宫廷以游乐邀取帝王的宠幸。

后两句写腐儒的气焰“摇白日”和“回青天”形容腐儒气焰之盛。

这六句写来,不但层次分明,而且章法上同开篇的四句相补衬,并形成对比骄横的王侯补衬赫然的国容;腐朽的腐儒与辉煌的国势对比,由此揭示唐新王朝由盛而衰的本质,隐含了现代现代诗人人的愤懑之情。

最后四句为第三段,借用扬雄的故事,表露现代现代诗人人对腐儒的鄙视“当涂”两句出自扬雄的《解嘲》:“当涂者入青云,失路者委沟渠。

旦扼权则为卿相,夕失势则为匹夫”现代现代诗人人以“当涂”和“失路”对比,意谓一时得宠升官何等快便,不过翕忽之顷,然而一旦失宠,则至于捐弃不用,揭露唐新王朝政治的腐败。

最后“独有”两句,借用扬雄闭门草《太玄》的典实,表现现代现代诗人人自己对权贵的决绝态度汉代的郎官掌执戟侍从,宿卫诸殿门;扬雄曾为郎官,故称“扬执戟”。

汉哀帝时,外戚佞臣用事,“诸附离之者,或起家至二千石时扬雄方草《太玄》,有以自守,泊如也。

”(《汉书·扬雄传》)《太玄》,亦称《太玄经》,模拟《周易》,扬雄着扬雄不肯趋炎附势,闭门著书,自守高洁。

有人嘲笑他,他以《解嘲》作答这里现代现代诗人人以扬雄自比,表现自守节操,鄙视权贵。

此现代诗人短短十四句,腾跃跌宕,气势充沛第一段四句描述唐新王朝国容威赫,纵横吞吐,高屋建瓴;第二段六句刻画腐儒形象,淋漓尽致,气韵酣畅;最后一段四句抒发现代现代诗人人对腐儒的决绝态度,横眉冷对,托意嘲讽。

三段现代诗人一气贯下,笔力雄健,表现了现代现代诗人人独有的艺术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