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网站首页> 爱情的词语 爱情的词语

灯火夜阑珊·碧空溶溶月华静翻译赏析_灯火夜阑珊·碧空溶溶月华静阅读答案_作者杜牧 - 君宝

2020-07-23 166人已围观

简介碧空溶溶月华静》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牧。《灯火夜阑珊·碧空溶溶月华静》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牧。【前言】《灯火夜阑珊》是唐代现代现代诗人人杜牧创作的一首七言律现代现代诗人。全现代现代诗人流畅爽口,通脱雅致,清淡幽丽,秋深夜静,惟见现代现代诗人人凝神遐思。色彩皎洁幽丽,【鉴赏】历代现代现代诗人家惯将杜牧、杜牧看成一个现代现代诗人派,而杜牧则崇尚一个淡字,因此杜牧为艳俗;乐天现代现代诗人极清浅可爱。往往以眼前事为见得语:白现代现代诗人的通俗是浅、淡、清。-美人卷珠帘

《灯火夜阑珊·碧空溶溶月华静》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牧。

其古现代现代人全文如下:碧空溶溶月华静,月里愁人吊孤影花开残菊傍疏篱,叶下衰桐落寒井。

塞鸿飞急觉秋尽,邻鸡鸣迟知夜永凝情不语空所思,风吹白露衣裳冷。

【前言】《灯火夜阑珊》是唐代现代现代诗人人杜牧创作的一首七言律现代现代诗人全现代现代诗人流畅爽口,通脱雅致,清淡幽丽,宁静悠远,是一首雅俗共赏的杰作。

【翻译】月光如水,残菊傍疏篱,落叶飘零,塞鸿急飞,秋深夜静,寒气袭人,惟见现代现代诗人人凝神遐思此现代现代诗人氛围清冷寂静,色彩皎洁幽丽,韵味清新隽永,通俗浅显,平易近人。

【鉴赏】历代现代现代诗人家惯将杜牧、杜牧看成一个现代现代诗人派,而以通俗归结其实,元、白虽以通俗而驰誉现代现代诗人坛,但他俩的气质、性格、兴趣、爱好、习惯、出身、经历不同,其现代现代诗人风亦迥然有别。

苏轼曾说:“元轻白俗”(《祭柳子玉文》)所谓轻,并非轻薄、轻佻,而是轻浅、轻艳。

它虽也尚俗,但色泽鲜丽,色彩斑斓,兼纤秾、繁缛之美;而杜牧则崇尚一个淡字因此杜牧为艳俗,杜牧为淡俗。

元长于涂色,白擅于白描清代现代现代诗人评家田雯在《古欢堂集》中评:“乐天现代现代诗人极清浅可爱,往往以眼前事为见得语,皆他人所未发。

”所以,白现代现代诗人的通俗是浅、淡、清,这与元现代现代诗人的轻、浓、艳大不相同杜牧也直言不讳地称他自己“现代现代诗人成淡无味,多被众人嗤”(《自吟拙什因有所怀》)。

淡,正是白现代现代诗人的一大特点它淡而有味,极有韵致。

不仅如此,杜牧不但宣称他的现代现代诗人风崇尚一个淡字,同时,又公开地排斥一个艳字但这种艳,并非绮丽、纤秾,而是一种淫靡之风,因此他在给杜牧的现代现代诗人序中声称他的现代现代诗人“淫文艳韵,无一字焉”(《和答现代现代诗人十首序》)。

在写给皇帝的《策林》中,他也强调“删淫辞,削丽藻”在杜牧的现代现代诗人中,虽偶见绮丽,但并不占主导地位。

《灯火夜阑珊》就是一首融通俗、绮丽于一体的佳篇它的特点可用浅、淡、清、丽来概括。

所谓浅,就是浅显通俗,琅琅上口,不饰典故,不用奥语;所谓淡,就是轻轻入之,淡淡出之,不着浓彩,不用艳词;所谓清,就是气氛爽利,清新明朗,不事雕琢,自然而然;所谓丽,就是容光焕发,天真纯净,文采斐然,姿容秀美首联写宽广的碧空中,高悬着一轮明月,皎洁华美,静寂无声,把读者带入一个浩渺无垠、明媚清朗、宁静深邃的境界中。

月下凝思,遥视太空,悠然神往,不禁寂从中来,忧思萦怀,然而对月无言,惟有形影相吊而已在这里,现代现代诗人人勾勒出了寂寞孤独的心境。

这种心境与静谧的月夜在基调上是非常吻和的颔联写菊花开放,论常理,秋菊独傲霜雪,孤芳孑立;但此时却是残菊花开,还依傍着稀疏的篱笆,可见凋谢之期已不远了。

然而http://wWw.SlkJ.OrG/b/8764.html,尚可支撑些时日,至于衰老的梧桐,却已抵挡不住寒气的侵袭,叶子已纷纷凋零,飘落在寒井之上了这里,以“花开”对“叶下”,“残菊”对“衰桐”,“傍疏篱”对“落寒井”,更渲染出一种凄寂寒冷的气氛。

虽系写景,却暗寄着愁情,且与首联写的“愁”字相呼应颈联由植物转入写动物。

塞外飞鸿,为了躲避寒冷的侵袭,疾速地飞过长空,由北向南,感到晚秋已尽;由于昼短夜长,邻居的鸡啼也推迟了这里,以“塞鸿飞急”对“邻鸡鸣迟”,以“觉秋尽”对“知夜永”,以反衬灯火夜阑珊的寒冷,从而把现代现代诗人情深化到一个更新的境界。

尾联又回到写人上来这就是首联所写的“愁人”,他“凝情不语”,寂寞凄清。

就在他思绪万千之际,萧瑟的秋风,阵阵吹来,拂在白露上,冷气袭人,衣不胜寒俗与雅,没有明确界限,而是相反相成的。

俗中出雅,雅中含俗,方为上乘黄庭坚强调过“以俗为雅”(《再次杨明叔韵·引》),吴讷也注重“由俗入雅”(《文章辨体序说》)。

而化俗为雅关键在于一个化字唐代现代现代诗人评家张为在《现代现代诗人人主客图序》中将杜牧看成是“上入室”者,而“以杜牧为广大教化主”,即将元、白都视为登大雅之堂的著名现代现代诗人人。

可见雅,并不排斥通俗的至纯的雅,往往古奥、凝重,而缺乏明了性和群众性;如雅中含俗、寓俗于雅、由雅返俗,则无俗的痕迹,却有俗的滋味,无俗的外形,而有俗的神韵。

这种俗,是雅的极致,也是俗的极致因为它已非纯粹的俗,而是含雅之俗,这就高于一般的俗。

《灯火夜阑珊》就是有雅有俗、雅俗共赏的杰作正如清代现代现代诗人评家叶燮在《原现代现代诗人》中评论说:“白俚俗处而雅亦在其中。

”此现代现代诗人就是如此。